2013 11 11 16 382
人人當老闆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在地想出版

浮生亂世,才能看出自己的身分認同

By
on
2019-11-21

過去十年,丟掉了一些年少時喜歡的作家寫的書,有些當初還托人討來簽名版。

以後也許有警世意義但我看了就不舒服。

原因很簡單,我對標榜自己是作家甚至是公共型知識分子,靠言論寫作賺錢搏名的人最後卻為了賺自己的錢去跪那些殺人魔政府,看不下去。可以默不作聲保命我能理解,但主動攀附我覺得無法,當個人要有底線,不然等於自己間接幫忙殺人。

(有些出版社的書我也是不買新書,不想給他們賺,為了市場去跪還回來嗆台灣市場。)

其他領域沒有這麼嚴格的倫理學自我要求,但是作家或某些類型出版社的出版人書應該有丟,不然就別做這些工作。

從讀書跨過去寫作,從寫作跨過去講課。

平常不覺得什麼,真的有大環境變動時,才能看出自己真正認同的身分是什麼?

終究,自己是個寫者與讀者,要為賺錢屈膝,放棄個人言論自由這種事情,是辦不到的。

沒有批判的意思,只是從事商務領域的支援服務類型的工作,終究是嫁接在資本市場與企業採購上的一種子系統,資本家有最終決定權。

平常日子,看不出影響,選擇關鍵單純放在能否滿足企業組織需要。然而,關鍵時刻就有了不太一樣的地方。

老闆挺的跟你不一樣且問你意見時,如何?!

當然我並不是去指責其他人,我也沒有資格,再加上這些場域跟寫作圈原本的定位與倫理規則就不同,對一般市場商品服務提供者的倫理要求沒有那麼高。

只是覺得,對社會系統來說,有太多子系統更重視自己的目標達成而非找到共識這種次優化解,遲早會讓社會系統跟子系統都蒙受其害。

往往是最能夠承受衝擊的能動者選擇妥協,這也是很值得探究的議題。

亂世浮生,有很多雜感,未必都是正確,但是,記錄下來很重要。

可以提醒自己再多思考一點。

其他嫁接在資本市場上的工作也是一樣。

除非一個人從來都不抵制或譴責任何惡,否則,認真深究必然可以看出自己在選擇上的邏輯不一致,也能看出背後的真正理由。

人可以對世界與他者用漂亮話辯論,甚至可以說服自己也相信,但終究不是那樣。

人的基本設定在很小就完成,雖然微弱但總會從內心深處發出對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的意見。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