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567525 10220290865235600 8778928597726396416 N
逆社會觀察

台灣想活當然只能挺川普,不可能聽人權派的去譴責其言行

By
on
2020-06-05

認真說一下,如果我是美國人,我的確也會認為川普很糟糕,他用仇恨語言去發動中低階層白人的仇恨力量,鞏固他的權力。甚至主張發動軍隊鎮壓抗爭,還有各種荒謬的失言(沒有歐巴馬能言善道)…,算不上好總統。

對很多事情的處理,的確破壞民主法制的約束線。

川普選上,當時我也覺得是災難。

但是,我不是美國人而是台灣人。

歐巴馬也許是美國人的好總統,卻對台灣是災難。因為民主黨的東亞策略就是綏靖,送市場給中國換取自己的好處。

對台灣人來說,從地緣政治跟美國的兩大主要政黨的東亞策略來看,今天就算川普實質獨裁,我也得支持川普。

很簡單,人權派的高論救不了台灣,民主黨的綏靖只會搞死台灣(附帶一提,你知道希拉蕊在競選期間的電郵中曾經透漏可以放手讓中共統台灣以換取美國利益嗎?),台灣就只能靠共和黨,我都快死了的時候,沒辦法學康德堅定的選擇道德,我會以求生優先。

這或許是形式邏輯中的雙重標準,不過,哲學與行為科學的實證研究告訴我們,人其實就是有道德彈性,也就是每個人其實都有自己的雙重標準,關鍵在於,自己是否有意識,且承認其中的不得已。還有一點很重要,邏輯與道德這些好東西是人類生存無虞,活在一個有秩序且是可以寬容對話的社會中才能好好使用的工具。

當選錯邊就是死,只好先讓邏輯與道德放一邊,法律也有緊急避難原則。再好比說自己都快活不了卻見死不救,是無罪也不該被譴責的,因為存活是第一要務!

人權,能有當然很好,看看中共就知道,沒有人權的社會的確是很可憐。在國家之內,當然要講人權,但是,國與國之間的往來,卻不能只講人權,是有餘力才來講人權。國際政治只講人權那就是拱手把自己當肉送人吃。

所以,當我不是美國人也不可能離開台灣,只是個普通人的時候,當然是選擇能夠讓我活下去的強權依靠,而不是說起來好聽但卻不實用甚至會造成我生命危害的人權或道德論。

王道論或人權論連原始提倡國都沒在甩了,我們卻相信,是腦子壞掉嗎?看看中共跟歐洲在幹嘛?

書不是拿來死背的,知識是用來解決生存問題的,我們要活下去就只能挺川普跟共和黨(所以就知道,那些拿著人權論要小英比照譴責中共鎮壓反送中的方式譴責川普的言論,是什麼居心了?)。

想被統,覺得統有好處的人才會選民主黨,才會拿人權當道德大旗攻擊支持川普的人。

看清背後的真實利害關係,別被左派進步派人權派的大義論給朦了!西方人權派常常是拿其他人的命換自己的人權跟好處。

附帶一提,也不想想,碳稅之類的鬼東西是誰發明的?

歐美一堆人權派進步派只會發明對自己有利且不須自己付出代價(別人倒是得付出代價)的工具來彰顯其人權論述,真的要他們犧牲經濟利益來堅持一下人權主張,馬上就已讀不回。

延伸閱讀 歐陸不想讓你知道的世界史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