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11 11 16 898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工作想到需要正式寫作就四肢僵硬、渾身不自在嗎?

By
on
2020-01-03

不知道您是否也有如下現象:

平常跟朋友在Line或臉書上聊天時,打字速度飛快,但是,主管要求寫一封提案信Email給客戶,得擠很久才勉強能生出一份?

抑或者,平常在臉書上發生活文時,文思泉湧,等到公司交代要寫會議紀錄時,卻卡住,怎麼樣都寫不好?

如果您有上述情況,很有可能是小時候的作文教育遺毒使然。

在台灣,長年由語文與文學主導寫作教育,談到寫作,就是以文學情懷寫作文。講到寫作文,就覺得好像有千斤重的壓力壓在肩膀上,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很怕寫不好!

其實,文學領域的寫作只是廣大寫作的一部分。

文學固然很美好,但是,文學寫作容易跟創作新觀念或以優美文字表述想法等想法掛勾,而這些能力是需要經過反覆練習,還得當事人有興趣,才能夠累積出來。

創作論的寫作思維最大的問題是,好像每一篇文章都要能改變世界或提出新觀點,好像沒能寫出新東西或文字不夠好,就不算。

我通稱之為文以載道,好像文字非得寫出什麼大道理才可以使用。

這種文以載道的觀念,容易讓我們律己太嚴,走上完美主義道路,用一種非要寫得完美無瑕的觀念把自己逼得太緊,最後反倒是想要認真寫點文章時就被卡住困住,走不出來!

寫作其實不用那麼有壓力,可以放輕鬆,抱持著平日在臉書或Line上跟朋友打屁或發廢文曬生活的心情寫就好了,我手寫我口,把腦中想到的事情,全部寫下來,不要管道德上的是非對錯,不要管文字是否優美,不要心裡住一個國文小老師隨時批改自己的每一句話用得好不好!

就是放輕鬆,盡量寫,將腦中產生的想法感受,挑選你覺得合適的文字記錄下來就好。
不夠成熟沒關係,先求有就好!

戰後,英國人非但沒有因為邱吉爾帶領英國打勝仗而選他當首相,反而讓他解職回家吃自己。

歸野的邱吉爾,成天百無聊賴,家人看不下去,把他送到鄰居家去學畫。

第一次來到畫室,邱吉爾盯著一張空白的畫布,不知從何下筆?

老師看了看害怕畫壞掉遲遲不敢動筆的邱吉爾,拿起顏料往布上潑。

這一潑,非但沒有惹怒邱吉爾,反而提醒了他,不用害怕失敗,因為這已經是一幅不太好看的畫。

放鬆之後,邱吉爾不再害怕結果,盡情投入作畫。

寫作其實也是一樣,不少人常常盯著空白的稿子,遲遲不敢下筆,或是邊寫邊塗改,遲遲沒有進展。

被內心預期應該有好結果困住的人,很難下筆,唯有拋開非得要創作出好作品的心態,甚至抱持著就算做出最爛作品也沒關係的心態,反而能夠放開筆去寫!

先寫再說,成果不滿意,還可以改,多改多修幾次,改到滿意再示人即可,不是嗎?

寫作就是寫下內心感受與觀察紀錄,沒有對錯好壞高下,重點是能/願否真誠的寫寫下真實的想法。

寫作最難的部分,是從虛無當中生出一份初稿,所以,不要對這份初稿太過苛求,甚至可以說,故意寫爛一點更好,因為,過一陣子你自己看了都會覺得不滿意,想要動手改。

修改稿件,比寫出初稿容易多了!

所以我建議容易被自己的完美主義困住的人,不妨練習先寫出一份不怎麼樣充滿破綻的初稿,再好好針對這份稿件,進行修整。

或許最後你會發現,整個寫完的時間比一邊寫邊困擾一邊改還要短,而且品質也還要更好!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