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被網路輿論公審的上流人士,真正因此而倒下的有幾人?

By
on
2018-05-26

被網路輿論公審的上流人士,真正因此而倒下的有幾人?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這兩天有兩則新聞都和上流人士出狀況有關。

 

先是一對小開情侶開保時捷衝撞公車站慘死,後有翟神主持的公司減資99%。

 

兩則新聞曝光後,前者自然被痛罵,畢竟是那是明顯違法,損人不利己。肇事者當場身亡不說,還波及無辜店家與民眾。

 

然而,後者是公司法人內部之事,只要股東們都同意也接受,外人其實無從多說嘴,一堆不是股東的鄉民卻跟著大罵或嘲諷,卻是為何?

 

箇中原因,我認為是社會上有些人樂於看到上流人士落馬,更勝於事件本身是否真的違法?

 

這是個人人都可以評論的時代,也是每一個人都可能會被評論的時代,只要事件上傳網路之後,引來圍觀,就可能引發評論。

 

確實違法犯錯的事情,只是讓某些人斥責起來更有所本,更政治正確,更能彰顯自己是個主持正義的人。但關鍵未必是這些事情真的是錯了所以才被斥責,而是人們需要有事件能令其合法合理且大聲斥責。

 

有人犯了錯,再惡劣,都未必只有高舉道德或正義斥責一種面對態度。也可以是去了解箇中原因,同理進而幫助對方(當然,有法律責任當負時,還是得負)。

 

今天在網路上的輿論對於犯錯跌倒的人,總是高舉絕對正義的大旗進行斥責者多,願意去同理乃至包容錯誤者少。

 

高舉道德大旗與正義進行斥責相對來說簡單,罵完犯錯者就算了,至於對方會否改善能否重生,不關自己的事情。相反的如果要伸出援手,那就是一段漫漫長路,還得付出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未來還未必能看到犯錯者回頭或改過,未免太不划算。

 

大聲斥責犯錯者,還是一種高明的分類與切割,言下之意是,你已經跟我們是不同國的,應該被驅除出我們這些善良的好人所居住的環境,應該離開這個社會,應該去死…。

 

犯錯跌倒者是否都應該去死?

 

某些人的心理似乎是這樣認為的,所以坊間才有「六法全書唯一死刑」這樣的嘲諷存在。

 

日本多玩國創辦人川上量生就曾說過,網路上那些鄉民之所以到處尋找高舉道德大旗批判有道德瑕疵或違法者的情況存在,有那麼多人擺出絕對正義的姿態去斥責批判犯錯者,是因為這些人從來不在實體世界去做些甚麼事情,不做不錯的原則下,那些道德兩難的糾葛根本不會在這些人的生活中發生,所以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一些人會犯這樣的錯誤?

 

川上更直白地說,網路上那些可以大聲斥責犯了道德瑕疵錯誤的人,有一些人其實是現實生活的魯蛇,現實生活一事無成,根本不會碰到需要取捨的兩難困境,不會犯錯是因為沒有那樣的情境讓他們選錯。

 

如果川上的觀察正確,說起來是很可怕的事情。

 

會端出聖人觀來嚴厲檢查他人錯誤的,很可能是一種自己都不作為因而不犯錯卻誤以為自己有著聖人般的高潔風骨的扭曲心態作祟。

 

還可能因為在實體世界沒事情可以做,所以成天在網路上四處尋找可以批判的對象。畢竟如果在實體世界很忙,哪裡還有空在網路上留下大量批評文字?

 

欠缺豐富的生命歷練導致欠缺同理與寬容之心,變得容易以二元對立的方式將自己不認可的對象或行為判定為邪惡。

 

上流人出狀況之所以特別容易引來批判與斥責,是因為我們認為上流人已經擁有很多應該感恩應該具有高尚純潔的道德,更因為相對於上流人來說一事無成的我們,上流人的存在已經讓人厭惡與感到刺眼,沒有犯錯時上流人的存在本身已經讓人妒恨。

 

當上流人犯錯時,不正提供了將其拉下來公審甚至羞辱最好的機會嗎?看到平日高高在上的上流人士跪在群眾面前懺悔認錯,頗有一種道德劇最後正義得以伸張壞人被教訓的莫名快感!

 

公審犯錯的上流人,某種程度上是平息這個貧富差距日大的社會的一種方法。只要一般人持續能有犯錯上流人可以批判斥責甚至吐口水,某種「其實你們上流人也沒什麼,犯錯我也可以制裁你們」的自我感覺良好心態,也許能稍微安慰生活中不如意或一事無成的普通人,令其繼續待在被剝削的社會角色上。

 

說真的,不要說是真正意義的上流人士,只要是得到財富自由的人,任憑網路輿論如何攻擊,只要自己不往心理去,能扛得住輿論壓力,那些俗民世界的輿論是無法真的將人拉下其原本的生活光景的。

 

好比說魏應充這些犯罪被捕且入獄的富豪,他們的事業還是繼續為其賺進大把收入,這些人在牢裡的待遇也好過一般犯人,出獄後更是繼續過自己的富豪上流生活,網路那些批判或辱罵輿論真有教訓了犯罪的富豪或名流嗎?

 

下次再看到網路公審犯錯上流人士時,不妨花點心思去看看開口批評的人的臉書與背後的生活風景,也許能有不同的啟發與看見?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