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稍微贏過其他人,就以為自己是勝利組嗎?

By
on
2018-03-02

稍微贏過其他人,就以為自己是勝利組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隔三差五,網路上就會出現關於嫌棄另一半(性)收入太少的抱怨文章,引起鄉民論戰。前些年的「男生月收至少七萬才能嫁」或是最近一陣子的「女朋友收入應該要有50K,30K太少」要放生等等。

 

雖說在個人層次面,每個人要怎麼制定擇偶標準是自己的自由,反正會以自己的人生去承受選擇的結果,只要甘願受就好。

 

然而,若是這樣的一套標準不是某個個別的人的想法,而是某一群人的共通想法時,就很值得探討了。

 

大體來說,支持男生要有月入七萬、女生應該要有50K者的論點是,收入夠高,未來的婚姻生活才有保障。收入高代表一個人的企圖心跟能力不錯,比較具備面對未來風險的應變能力。

 

某種程度上來說,收入反映能力說的是成立的,卻非絕對。好比說,某些人就是喜歡寫作或出版,明明有能力投身更高產值與收入的工作,但卻選擇了收入相對低微但自己喜歡的工作。以前任職的連鎖通路中的女同事,有不少都是在丈夫支持下投身收入相對低微但頗有社會意義的文化事業。另外還有個朋友(男生),本來取得了公立大學助理教授職位,因為無法忘情於戲劇,最後選擇放棄教職回歸戲劇。他的另一半也是公立大學教授,也願意支持另一半追逐夢想(即便收入相對低微或不穩定)。

 

顯見,收入多寡雖然是一個相對客觀的量化指標,卻非絕對。有些人是有能力但卻有更大的願景和理想,且被支持。

 

婚姻品質與收入的關聯性如何,很難一概而論。畢竟坊間不也流傳著」男人有錢就變壞」?

 

收入能否保障婚姻品質,見仁見智且不會有最終標準答案,不過我認為這些年網路上在吵的「收入多寡與婚姻資格」論戰有一點更值得深入探討,那就是這些論戰中所提出的薪資要求,說真的都不算真的高,無論是男性需要七萬月收入或是女生應該要有50K,在真正的人生勝利組眼中,區別都不大。包括那個嫌棄女友只領30K應該找個50K工作的男友(據文章說月入近200K),其實都不算高薪(以人生勝利組的角度看)。

 

恐怕提出數據的人自己也知道,之所以提出這種並非真正意義的高薪而是相對其他人來說較高的薪資要求,與其說是某種務實下的妥協,不如說是某種比較心態下的結果。

 

收入與生活品質的關係,社會心理學者做過不少研究,有項重大發現是,更多人寧可活在年收入六萬美金的環境中領十萬,也不願意活在年收入二十萬美金的環境中領十萬塊,雖然領的都是十萬塊美金年薪。

 

月入200K的男生之所以嫌月入30K的女朋友賺太少,至少換個50K的工作,或是過去那個男生應該至少月入七萬才能嫁的女生,應該不太可能是真正的人生勝利組而是「自以為是人生勝利組」或是「自覺是魯蛇界的相對領先者」,才會出現這種優越意識,開出一個半吊子的條件。畢竟30K變50K,只需要換個工作或努力加班是有可能達到的,或者月入70K的工作,基本上還是生活在同樣的社會階級中,並沒有跳脫階級制約,未來就算結婚,大抵上還是會出現階級再製而非向上流動。

 

坊間不少研究頂尖1%的書中,都提出了人生勝利組的最低的收入/資產標準,年收入不到一百萬美金或資產不到一億新台幣的人,都不算是勝利組(就算達到也只是勉強擠入勝利組的最底層而已),不是頂尖的1%,而是其餘的99%。不管收入是200K、70K抑或者50K,對真正的勝利組來說,其實都是一樣的,都屬於99%。說難聽點,都是魯蛇 (只是沒人敢挑明說破這些政治不正確的話)。

 

真正的人生勝利組根本不敢在網路上公開談論另一半應該具備的資產或收入水準,因為絕對會被一面倒的砲轟。實際上他們也不需要公開談論,因為他們自由他們尋找對象的環境,且自己所認定的條件並不需要社會上其他人來認可或否決。他們是一群有自主意識,知道自己要甚麼且知道去哪裡找的人(能否找得到是另外一回事,暫且不論)。

 

我想說的是,我們社會的99%(魯蛇組),非但不懂得團結,還經常以收入、學歷、職務等出身的些微差距不斷在階級內再分高下(自我分化)。覺得應該換個月入50K的女朋友才配得上自己月入200K的身價者,或是覺得男生收入至少應該七萬才能嫁者,說穿了不過是在99%魯蛇世界爬到稍微前段一點的人,本質還是魯蛇。彷彿只要能當上魯蛇界的贏家,人生就能幸福,靠的是比下有餘來自我證成幸福,而不是真正意義的實踐財富自由或人生自主。

 

我通稱這類魯蛇組又再以收入或其他可量化指標進行階級區別的現象為「弱弱相殘」,因為早已放棄了改變社會的遊戲規則又自知無法爬上真正的勝利組世界,卻不肯跟自己所處環境的其他人好好相處,非得要在薪資或其他事情在再分出一些高低,好證明自己比其他人相對優越,以此說服自己人生過得相對幸福與美滿。

 

說實話,相當鴕鳥。然而,這類的弱弱相殘卻在台灣隨處可見。勞團抗議政府惡修勞基法時,一堆人說我是勞工我沒有授權你抗議,另外一些收入稍好一點的勞工檢討起基層勞工不努力。明明同為魯蛇卻不團結,非要在魯蛇群中在分出高下。

 

在魯蛇組裡當個勝利者,充其量也只是奴隸頭,不是主子,沒甚麼好驕傲的,更別誤以為自己就是勝利組,端起勝利組的姿態和眼睛看其他和自己同為魯蛇的人,以各種言詞或姿態欺壓、瞧不起人,真的大可不必。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