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與神同行》中沒說而值得深思的現世

By
on
2018-01-15

《與神同行》中沒說而值得深思的現世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韓國電影《與神同行》在台上映以來,票房勢如破竹,很可能取代《屍速列車》成為韓片在台票房冠軍。

 

《屍速列車》也好,《與神同行》也罷,可能不少弟兄姊妹因為題材看起來非常背離督信仰而選擇不看,特別是《與神同行》,故事原型脫胎自佛經中的地獄、閻羅王與審判。

 

目前新聞報導多半著重在《與神同行》的科技特效,以及韓國電影近年來的積極與企圖心,不過,電影本身的確頗有可觀之處,而且意在言外之處更多,也就是整部電影全都沒提,但卻能讓人心領神會的地方。

 

在我看來,《與神同行》是一部指控韓國社會貧富不均的急速惡化的作品,作品透漏一個訊息,現世的貧窮比往生後的地獄更加的艱苦,孤兒寡母的赤貧無人聞問,因赤貧造就的許多不幸,世間只會冷漠以對,還不若地獄有情。

 

自古談論鬼怪之故事,都是意在言外,都是藉由異世界來控訴我們所生存的真實世界,所以蒲松齡的《聊齋》其實不是在說鬼而是在說人,《與神同行》也是一樣。

 

我們都知道,今天的韓國經濟成就斐然,連日本都被比下去,中國也是對韓國的崛起十分忌憚(才會有禁韓令)。韓國的崛起,遠因來自其民族千年的悲憤(韓國人說自己世界上單一民族被入侵最多次,超過四百次),近因則是世紀之交的國家破產,摔落谷底後的奮力一搏,結果浴火重生。

 

然而,那些表面光鮮的背後,是無數的犧牲所堆積而成的榮耀。在韓國,學生補習念書到半夜是常態,考不上好大學無法進入大企業工作,能夠得到的待遇甚至不如台灣(卻得承受比台灣高昂的物價跟競爭)。

 

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之下,《與神同行》中的孤兒寡母,豈能有和其他人公平競爭的起點?男主角為什麼要當消防員?為什麼要瘋狂兼差?為什麼終日勞苦、從不怠惰?為什麼做了很多所謂的善事?

 

歸根究柢,因為他出身的家庭貧窮,他必須賺錢,必須努力賺錢才能夠支撐起孤兒寡母的家,讓他的弟弟能夠免於辛勞好好讀書,有機會翻身。

 

《與神同行》最殘酷卻也真實的一點是,它沒給觀眾不切實際的盼望,就是在現世靠努力就能翻身,它無情地讓主角一開場就因公殉職,最後最好的結局也就只是重新投胎(暗喻:找個好人家出生吧!)。當然這些暗喻或意有所指都不能在故事中清楚明白地說出來,故事符合傳統套路,有讓人感動的圓滿大結局(我必須說,非常賺人熱淚的拍法),但故事沒說而觀眾應該解讀出來的,則是現世的殘酷與無情。

 

故事傳遞的訊息與寓意往往比故事本身更加重要,如果能夠放下宗教信仰的差異進電影院看看,應該能夠看到許多值得深思的點。

 

導演毋寧將現世的部分丟給看電影的觀眾,因為現世正是我們離開電影院之後所生存的世界。對於導演透過作品對現世的指控,我們可以默不作聲,也可以投身改變,而我想,後者毋寧是導演希望見到的。

 

身為基督徒,並不只是從教會允許的資訊來源認識世界,要更多的抱持開放之心認識世界,特別是生存在這個非基督信仰主導的社會,更多了解不同信仰者的世界觀和語言文化,將有助於雙方的溝通,減少誤會,也更能幫助我們看清楚自己的社會責任,以及擬定面對世界的對策。

 

聖經創世紀中,以諾與神同行三百年,並且生兒養女。這三百年有神同行的日子,聖經沒說到底神跟以諾一族都在做些什麼,不卻很引人聯想,韓國電影《與神同行》似乎也有異曲同工之妙,電影中沒說而值得我們深思甚至去做的事情,又是什麼?

 

面對貧窮的鄰舍,我們能夠做甚麼令其免於不幸苦難,免於終日勞苦愁煩至死方能解脫的悲劇?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