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不要對白搭便車者感到憤慨,那些不過是沒勇氣捍衛自己人生的魯蛇

By
on
2019-06-27

(本文是從熱衷對罷工者說不爽不要做論的右派角度切入寫的,半嘲諷半真實,至於哪一半是哪一半就讓大家自己判斷。)

最近的台灣,很階級對抗。

長榮空服員發動罷工,資本家集團強烈回擊,社會輿論則是譴責與支持多有,而譴責的人當中有不少並不是資本家集團的一分子,只是同為受雇階級。特別是同公司其他沒能或不願加入罷工者,發飆辱罵起罷工方一點都不手軟。雖然我想也是有特別向資本家輸誠者,卻也的確有真心幫老闆說話而反對罷工者。

有句話說,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我想,照樣照句放到爭勞權上也適用,辛苦人何苦為難辛苦人?勞工何苦為難勞工?

也許是反社會人格者的刻意鬧事,也許是放棄人生的魯蛇見不得人家好,也許是欠缺自主意識只有主人意識的奴才,無法想像人竟然可以為了自己爭權利而站出來對抗不合理的條款,而不是摸摸鼻子走人換工作。

此次抗爭事件中有個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發動抗議方要求設定禁搭便車條款,這件事情也有不少支持抗議者反對,認為這樣會造成勞權不公平。

我也反對禁搭便車條款,不過關注的不是這次罷工而是所有的抗議爭權行動(毋寧說是這次罷工事件出現禁搭便車條款讓我有機會談一下白搭便車這個人性心理現象),並且理由跟其他反對者有點不太一樣。

想來真的蠻諷刺的,我們的社會,從來不缺搭前人便車的寄食者,自己沒能力抗爭不敢抗爭還在抗爭者落井下石的人,抗稱通過後卻享受權益的彷彿理所當然、天經地義、本來如此,大概只差沒脫口說出其實自己也有份參與!

好比說那些反年改的退休軍公教,當初有一些人是威權戒嚴時代的打手,佔盡制度好處爭,退休後的世界進入可以自由抗爭的民主社會,他們使用起抗爭權來毫不手軟,即便當初這些人當中可能有一些就是在街頭對抗抗爭者的國家機器代行者。

社會的演變就是如此,當初最反對者,一旦改革通過後,也同樣獲得改革後的權利保障,不能禁止沒有出面抗爭者連帶獲得權益。我相信,沒多少人會尊敬那些站出來反年改的退休軍公教,也不覺得這些人的人生幸福,即便他們收入可能比其他國民好一些,但人活著不光只是錢財的累積,還有生命的尊嚴要維繫!

之所以反對搭便車條款,是為了保障其他其實想抗爭但不能發聲者,以及後來者的權益,而連帶讓當初的反對者一同獲益,也避免一個組織裡出現差別對待的現象(關於這部分已經有很多人討論就暫且不多談)。

的確,跳出來爭取權利者貌似很傻,因為可能還會被秋後算帳;沒跳出來默不吭聲者最後還能享受別人爭取來的權益,甚至未來晉升道路還超越那些跳出來的人。

世界的確不公平,人生際遇的確不公平,就像有些人家世好,不用爭勞權不在乎低薪只想做爽的;有些人身體格外強健耐操能撐有些人不是。

要在制度上徹底的公平是不可能的,禁搭便車也很難落實,雖然因此會造就一群改革前拼命站在保守派一方,抨擊改革者,而改革後卻享受權利,享受的再自然不過的白搭便車者。

不過我相信,願意站出來捍衛自己權利的人,就算當下被教訓了,人生暫時受挫,但是,這些試煉如果沒有擊倒抗爭者,未來縱使不在原來抗爭的地方繼續待下去,去到其他地方,也肯定能夠成為個有用的人,能夠成為獨當一面的強悍者,能繼續幫自己與身邊的人爭取到更好的權益。

尼采說過,那些殺不死我的終將使我更強大!

有能力抗爭的強者,照顧沒能力的弱者,讓弱者白搭便車,不去看弱者在當時的扯後腿,是強者才有的氣量。因為兩者根本不在同一個等級。

因為我們社會從來就不缺搭便車者一方面嘲諷前人,一方面坐享其成,卻絲毫不感念前人的努力。

就讓那些沒付出還說風涼話或落井下石者搭便車吧?!反正他們的人生也只能白搭別人便車往前走,沒有能力替自己爭取什麼。眼下雖然佔了便宜,但是沒有對抗過強權沒有經歷過挫折的人生,其實也累積不出什麼對日後有幫助的能力,這些人就只能死死抓住別人抗爭來的權益,也不能再有更多了!

說穿了這些人不過是寄生於組織的米蟲、寄食者,人生已經不太可能成就什麼大事,因為連站出來捍衛自己的基本權益都不敢,自己的生存權益得靠其他人幫忙爭取還在過程中落井下石。

想想,你希望自己的人生跟寄生米蟲相提並論嗎?你會羨慕一個在旁邊幫忙既得利益者落井下石者的人生嗎?如果不想,就不要太介意白搭便車者的佔便宜,他們人生能夠多拿的,也就只有那些別人爭取來的。

沒辦法幫自己爭取權益的人,是不可能過上自己心目中真正理想的生活的!因為人生不若工作,還有其他人幫忙爭取權益,人生得全部自己來!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