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99180 10217143399390921 2600368291297886208 N
逆社會觀察

歐陸不想讓你知道的世界史

By
on
2020-05-23


幾年前歐洲學界就有人開始宣告後現代主義的終結。

這次瘟疫過後,我認為算是算是正式結束。

解構,小敘述,遊戲化…,感覺都是逃避歐陸/世界大歷史的一種逃逸思想路線。

歐洲的假仁假義,武漢肺炎發生後,總算是徹底見識到了!

西歐國家長年以二戰的重創(假託蘇共威脅)的可憐形象,逃避掉了自己在十九世紀之前三百年,對世界的破壞剝削與蹂躪該承擔的責任(轉型正義不是應該先究責再看要和解還是懲處嗎?),造就戰後歐洲一堆巧妙的左派。

靠著美國霸權支撐的和平安逸,發展出一套好像他們天生就充滿正義與道德,重視人權與環保,而其他國家都很糟糕,追不上歐陸的先進一般。

當然歐陸哲學家很厲害,所以要論述論證還是強辯,其他世界可能真的是贏不了!世界史的建構與詮釋權算是掌握在擁有大學系統的歐洲手上。

美國在實務上當然很強,科學也很強,但在文化與思想上的發展,美國在歐陸面前也經常是矮一截的存在,難以抗衡歐陸兩千年哲學思想史的分量(但其實,歐陸這些文明結晶之所以能夠在今天大肆宣傳,還不是靠著美國打贏二戰的緣故)!

就說亞洲的日本當初發起大東亞共榮圈,唯一的失策就是去打美國,引來美國反擊,結果丟失了一堆亞洲佔領區,否則,今天的歷史還不知道會怎麼寫?

畢竟日本佔領了亞洲各國之後,首先市區除了西歐殖民帝國的勢力,接著才接管,且因為打仗打輸了,話語權在人家贏家手上,所以,史學研究承認日本當初其實幫助了亞洲脫離殖民統治的論述不多,大多都只是抨擊日本發起戰爭,卻不想想日本為什麼要發起戰爭?日本其實也可以說成是在對抗侵略亞洲的歐洲帝國主義!

仔細回想戰後歐陸思想家的思想開展,認真對待歐洲過去三百年對世界的破壞的不多(大概就年鑑學派還有一些歷史學者),都在檢討納粹希特勒或社會主義的危害,不然就是討論工業革命後的現代社會的各種優缺點,重新發明歐洲世界對人類歷史的重要性的歷史論述(黑暗跟破壞面就放在小角落稍微帶一下,混過去)。

最糟糕的就是歐洲,特別是西歐跟南歐。最會成本外部化利潤私有化。國際責任不要扛,對我有好處的,我都用法規跟思想論辯制定好好的一群國家(環保問題無解的原因之一,不也是這些所謂的先進國家不想承擔工業革命以來,帶頭造成的汙染累積下來的破壞的責任?只是不斷地在規範現在承擔歐美產品消費生產製造的開發中國家的環境保護標準,這是非常狡猾的逃避策略)。

好好讀一下大航海以後到二戰結束前的歷史,歐洲真的是鬧很多事,破壞很會的一個地方。造成兩次大戰的原因,歐洲似乎也簡單的推給了發動戰爭國,然而從社會史的角度來看,這種都是託辭。

這些搞出一堆爛攤子的國家們,戰後靠美國的馬歇爾援助計畫活了過來,活在美國霸權的體系保護下,卻開始編織自己是西方文明的發源與建構者的神話(當然,歐洲出現的科學與哲學、政體形式法律會計醫學,金融邏輯這些知識系統都很棒,也是事實,但是他們並沒有像他們說的那麼認真盡責的推動並落實這些知識系統,且開始以思想成就掩蓋真實世界史發生的鳥事),以歐陸思想的成就睥睨整個世界。

某種程度和鴉片戰爭以前的東方天朝一個德行,以重新研究與解釋世界史的聚焦方式引導大家遠離某些議題。

所以,不要太指望歐洲反共,美帝跟亞太的澳州與長年與中共邊境鄰接,彼此有仇的亞洲各國,還比較有希望一點。


不過,美國畢竟打算修改對中政策,從協助融入世界體系改為對抗,因此,接下來十年,國際地緣政治版圖開始大規模調整。

不能預先看清楚趨勢的組織或個人,可能會在這波大調整過程中被市場與國家清洗掉。

感覺上會洗掉不少人,因為大腦中的世界模型一但建立後,會隨時根據真實世界的資訊修改的人不多,往往是扭曲世界真實來配合模型。

修改模型是不斷自我否定與批判的過程,違反人類喜歡穩定與秩序的慣性。會願意且能夠持續做的人比較少。

這是為什麼典範轉移過程,有些人會殞落,有些人可以趁勢崛起。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