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醫療

逆社會觀察

知道政府防疫為何要以懷柔為主,罰則為輔嗎?

By
on
2020-03-17

什麼鎖國斷航,要求只能自費醫療…
最近很多人都在說著發洩情緒而完全不可能推行成為政策的事情。
想想也覺得很難過。
一個人怎麼表達意見,其實呈現很多事情。
就不多說了,我只能說,發洩情緒跟解決問題是很不一樣的思考路經。
我真心覺得,一個人經常性發表單純發洩情緒的言論(事件原理由不是最重要),對自己的人生也不是什麼好事。
發洩情緒卻無濟於事的憤怒,很多年前我就越來越少了,因為無濟於事且很累,然後自己還會一直不開心。
無論如何,問題都是要解決的,對鍛鍊能夠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都思考路經,對社會對自己都是好事。
政府為什麼要用懷柔加壓迫而非一堆網友提倡的高壓?
一來我們不是獨裁國家,二來共同體中不可能只有好人沒有壞人(更別說還有一些比較敏感與脆弱的人),三來高壓的結果很可能是豁出去的同歸於盡的反彈報復性攻擊。
共同體不容被搗亂,但也是禍福與共的,不能只有好處我要,缺點就只想甩鍋!
這是為何各國都知道讓國民從疫區撤回會增加醫療負擔,還是得咬牙撐住,因為那些人是國民,除了極少數例外也不是自願在國外碰到這些情況!
但有些留在島內沒碰到厄運的人,卻開始希望連正常出國的人都擋在門外不讓回來,那就惡劣了。
除非你能開除國籍,不然沒有任何一條法律或政府代表可以阻止國人回自家國土。
這是為什麼犯罪者也要引渡回自己國受審,自己教訓,而不是送給別人幫我們解決,這才叫主權獨立。
很多人都說一些看似主持正義的爽話,至於結果,根本不是這些人能想像跟承受的!反正,躲在家裡繼續罵就好啦,真正處理問題的還不是警察跟社工?!
醫護藥師為了防疫過勞,媒體每天報,大家都知道,但是政府公部門的警察與社工(原本就過勞又低薪),何嘗不是?
不要讓第一線增加負擔的一部分就是安撫民意,透過輿論形成某種從眾壓力,而不是直接用法律進行高壓。
真的高壓下去,一堆人反彈,最後倒楣的就是社工警察跟醫護。
面對群體秩序的維護,不可能採零容忍,而是將破壞性的能量有效的引導令其宣洩但又不影響整體秩序的維護,高壓絕對不是好辦法,中國示範的還不夠多嗎?現在很多網友鄉民對某些個案的發言,是很危險的偏向獨裁而不是民主這一邊的!
統治是一門專業,請尊重專業,特別是根本不知道群體行為怎麼發展的人,不要隨便為了自己的一時情緒發洩就說了讓別人徒增困擾或工作量的話。
一堆人不斷在那邊鼓吹斷航,最多我們只能柔性的大幅減少航班來達成實質停航,斷航何等大事,以後還能復航嗎?航線會不會被中國搶走?人家會不會報復?要是對方報復斷我們的貨物航線怎麼辦?很多問題,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台灣的複雜國際關係,還有台灣的國際地位又不是很健全,都讓台灣更不能主動發起過於敏感的斷航,真的斷航,倒楣的是沒有跟多少國家有正常邦交關係且高度仰賴物資進口的台灣而已!
不要當個只會說幹話發洩焦慮的人~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過敏體質與Soho生涯-選擇Soho路之生理考量面

By
on
2019-05-07

說起來我之所以轉出職場,選當Soho的原因真的蠻多元的,社會變遷、產業沒落、組織人際關係與辦公室政治還有升遷、個人能力發揮與職涯規劃等等,都考慮到了,也都寫過了不少文章探討,但似乎有一點沒寫過(上課偶爾會講到一小部分),就是生理因素,生理因素也是我考慮當Soho的原因。

 
有些常來上課後來比較熟的夥伴,會問起我的過敏問題,我經常會開玩笑說,現在已經比以前好很多,而且前幾年去了相熟的醫美處理了因為長期過敏造成的極深黑眼圈與眼袋網紋問題(已經好很多的情況下還是比普通人看起來嚴重很多,就知道以前有多嚴重)。
 
我以前是換季的時候,睡覺起床時,眼睛會被眼屎全部黏住張不開,鼻水噴嚏多到旁人上課上班都被我嚴重干擾(高中時,過敏發作時常騙教官說自己感冒要請病假,因為症狀很像所以幾乎都能成功),總之,過敏發作起來非常不舒服。
 
 
除了過敏,我自己還有腸躁症,以及甲狀腺方面的問題,這幾年還加上變天氣的偏頭痛等等,總之,氣候轉變時的身體適應,需要花一兩天時間在家裡耍廢。
 
多年來不少好心或擅長醫學的朋友給了不少建議,其實,他們有的已經是看過我積極處理後的結果,大概沒能看到早期的嚴重,所以有些人會覺得我好像很不積極處理,其實並不是,但我也懶得多做解釋,只是笑笑的感謝對方推薦的各種方法。
 
實際上我自己也用了很多方法來預防與緩解過敏症狀的發作,像是吃偏方(不少,有幾項的確有用,但就不直接說了),保暖(戴帽子穿襪子睡覺蓋頭巾現在是我的基本配備,以前夏天進冷氣房就發作的現象如今少很多),忌生冷…等等。
 
即便如此積極處理,無奈環境氣候異常度也遠勝過往,所以兩相加減,偶爾還是會發作,好比說這幾年空汙嚴重化,而我的體質與狀況又不適合戴口罩,雖然會使用一些其他方法(如精油)緩解,但還是會碰到空氣中灰塵累積過量造成的過敏發作,有些上課場地的粉塵量比較高時,上課時間一拉長也是會過敏發作,以前剛開始跑學校演講時,發作後也常常被台下年輕學生嘲笑。
 
多年前我就考量過身體造成的影響在商務與工作上的干擾,可能發生的狀況,因此,我覺得當Soho可以自由調配時間跟行程,可以根據自己身體需要放過敏發作/偏頭痛假,可能比較適合我。
 
開始演講與上課後,我也知道身體方面的侷限(好比說我就不會選擇表演型講師之路,你有看過講師表演到一半過敏發作的嗎?),讓我必須以其他方式補強(知識與方法學供給,就算過敏發作還是能夠留住台下夥伴繼續聽),也知道這一塊自己的天險與局限在哪邊,並不強求,能做多少算多少。
 
人生下來能分到的牌卡,未必都是豐足的好貨,常常會摻一些看起來很不好的牌,我們多數人都必須用不怎麼樣的牌卡,設法替自己打出足夠好的人生牌局。說起來,也幸好我是相當年輕開始就認清自己的短處與缺點,認清手上的牌卡就是這些,不會勉強自己去配合社會價值排序系統的人,所以,我會設法更體貼自己的短處造成的問題,能修補的就修補,不能修補的就承擔並且與之共處,不會非要拿社會上的標準來強迫自己去追求,不會強逼自己。
 
也因此,年紀漸長後我很能接受各種人決定自己人生的活法,畢竟我們外人能聽到的理由都只是一小部分,決定真實人生選擇的原因非常多元且交互影響,也不是解決了某幾項就能全面改變,時間上也必須耗費相當漫長,甚至有一些事情是無法完全解決只能承受的(好比說意外事故造成的永久性身障狀態)。
 
也不會給別人過多的關心或建議,每個人有自己的進程,且人生未必都要不斷進步與成長,跟自己的困境與局限掙扎也是人生重要的功課。仗勢個人專業或過往經驗給出貌似可以解決的問題者建議,有時候是一種傲慢。
 
社會上的勵志書成功學我讀很多,但左派批判社會結構的書我也讀很多,我給自己找了一條尚且能兼顧雙邊的路,不給自己在不擅長的領域過多壓力,但還算擅長的事情務必要能做到夠好,才能以優點創造的效益補足缺點造成的虧損,兩相加減之後,維持一個基本的盈餘,把日子過下去。
 
當然我也很羨慕那些身體狀況好又夠認真鍛鍊自己身體,甚至出身階級外在容貌性格什麼都很正向健康的人,我知道這世界上就是有所謂的資優生,而我也知道自己不是,畢竟體質就是有很明顯的不平等狀態,有些人就是生下來各方面都好,有些人則未必,我也接受自己的現狀,因為我也不是最糟糕,有一些人生下後之後的日子就注定更辛苦(好比說小海豚症的力克胡哲),而我也根據自己現狀做出最恰當的規劃,是我能給自己人生的最好幫助了。
 
遺憾的是,有些人太過勉強自己去追逐社會上的標準,勉強自己跟那些各方都傑出的最上等人比,結果把自己活得辛苦疲累不已,其實真的沒必要,畢竟人生有各種活法,也不是學校考試,沒有非得選哪一條路不可的規定存在。
 
說的遠了,總之,配合自己身體狀況的行程規劃,只有成為Soho或一人公司才能辦得到,因此,日後我就做了這樣的規劃。反過來說,因為有這樣的體質才規劃出這樣的人生路,像我這樣生理狀況問題一堆且不愛遵循社會規範的人,還能苟活至今,只能說天見尤憐吧?

在地想出版

面對人生終點,你做好準備了嗎?

By
on
2017-09-15
面對人生終點,你做好準備了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7.8全國新書月刊) 最近兩三年來,台灣與老年議題有關的出版品,呈現蓬勃發展的現象,每個月都出版了不少相關主題作品,尤其是關於老年期的長期照護、醫療和臨終關懷等議題的作品,更是熱門。 某種程度上來說,算是打破了台灣社會不談老病死的禁忌,越來越多人認真面對這個主題,想來也是好事,代表越來越多人渴望找到與這個世界理想告別的方式,而且勇敢的去...
逆社會觀察

放下快速、便利至上 過勞才有解

By
on
2017-02-10
放下快速、便利至上 過勞才有解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7/2/10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過年期間台鐵員工試圖正常休假,順便抗議,結果台鐵要懲處,行政院竟然也支持,表示否則會影響交通運輸。 不久後網路有人踢爆台鐵員工的班表,赫然發現,糟糕透頂,不過勞或傷害身體健康才怪! 關於過勞議題,這些年台灣談了很多,可以切入的面向也不少,政府的法規有訂跟沒有一樣,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不過,有一點比較少...
大員的通訊

醫護成了民眾宣洩挫折情緒的代罪羔羊

By
on
2016-07-29
醫護成了民眾宣洩挫折情緒的代罪羔羊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7/29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醫護人員被嗆被打,從過去的極為罕見,到如今已經成為鬼島日常的一部分,雖然醫護人員不斷大聲疾呼,修法重罰,也不斷教育民眾,醫療不是服務業,可是說真的,成效不大。 結構面的原因是,如今是消費資本主義社會,我們許多人連結婚與信仰都用消費者的購物心態看待,更別說看醫生,而且還有健保吃到飽。 其次,原本是社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