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防疫

逆社會觀察

每一次的未知源與群聚感染 都是檢驗台灣防疫對策的考驗

By
on
2020-04-20

正面一點來看,磐石艦事件正是檢驗台灣防疫對策(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重視個人清潔)效果的一次機會!
扣除家庭群聚感染不談,這部分很難避免。
是否感染與擴散是機率與頻率相乘的結果。確診者與可能接觸者的互動時間,雙方的距離,雙方有沒有戴口罩,有沒有保持社交距離,有沒有身體接觸,當時確診者的病毒量…,所有的機率相乘,才是可能染病的機率。而且,過去許多研究已經告訴大家,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勤洗手可以大幅減少病毒感染。
就軍艦上長期相處,都不是百分百感染,真的不要每個人都跟著一起恐慌。
(附帶一說,九號靠港後開小差說,聽說是假消息,因為船根本沒放下梯子…)
我想觀察重點應該放在,當這些確診官兵在外面移動或定點停留時,究竟會不會造成傳染?
如果社會上大部分的人都落實個人防疫工作,戴好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
這件事情很重要阿,一如副總統大仁哥說的,我們還是得維持某種程度的社會生活,這次正式檢驗。
或者說,之前幾次查不出感染源的案件都沒擴大,清明連假也守住,其實也都是某種對我們所提出的對策的檢驗!
當然,不可能完全沒有感染,但如果數量很低且沒有大規模擴散,這代表我們只要養成防疫的好習慣,不要輕忽,是真的可以有限度的維持正常社會運轉。
這也能給過了高峰期的其他國家打氣啊?
這兩周就讓我們屏息凝神以待結果吧?!
再者,就算染疫,也不是都會變成重症,而且我們也有藥可以治療,目前的報告看起來效果都不錯。
綜合來看,目前台灣的隨機感染機率非常低除非是自己家人或好朋友確診且有較長時間近距離接觸又沒做好個人防護,要不然,真的不太可能釀成大規模傳染。
說真的,台灣接下了要做的是,率先建立一個有限度的社會生活的模型給全世界看。
徹底做好防護的情況下是可以進行社會活動,雖然不可能完全沒人感染,但是醫療與防疫物資夠的時候,可以有效控制。
這部分若能完成,會是建立人類史上一個完整的新的防疫典範。
超前佈署,口罩等必要防疫設備必須自產且禁止出口,不斷透過媒體進行衛教與公衛宣導…
既然地球不可能完全沒有病毒跟瘟疫,那麼,與其共存且將傷害降到最低是人類在這場戰役中必須找到的出路!
補充說明,台灣有很多中國網軍跟統派在見縫插針,煽動社會情緒,製造恐慌,我建議不要隨便說沒有根據的個人推斷或想像,避免成為被人帶風向造成防疫困難的幫兇。

逆社會觀察

不懂抽樣 才會說普篩最好

By
on
2020-04-05

政府如果真的如某些名嘴說的是隱匿疫情,醫護跟統派會放過政府嗎?
早就被踢爆了!
這麼簡單的事情,一堆人寧可就是相信沒有實際證據的造謠指控!
看看也是,就統派鬧事,還有不被採納建議的專家一直吵。
一堆人佩服韓國新加坡德國,笑台灣只會講口罩。
可是,口罩有效的話,為何要浪費資源?
科技不是先進就好,而是有效才重要,好嗎?
別再鬧好嗎?病毒不會挑人!
反對者不能一方面尊重外國的數字卻不尊重台灣的數字。如果否定,請拿出數據證據而非空講理論模型,理論模型是可修正的好嗎?
台灣防疫若有破口也是人民不配合防疫,政府已經很拼了,沒有任何防疫措施是百分百完美的!
如果是醫療專家卻用零容忍檢視政府的防疫政策,不覺得自己的心態很可悲嗎?醫護不都知道,社區感染是遲早的問題,台灣能守到今天已經很強了好嗎?不要把不可能操作的情況當成標準反向苛責現在的防疫好嗎?
還有,誰應該被納入疫調,牽扯到統計抽樣的思考模型。
抽樣做得好,不用抽很多不用普篩也能抓得準。
沒有正確抽樣能力的話,就算抽很多就算普篩,也不準。對沒學過統計抽樣的人很難懂,但是身為專家卻在鬧事要求現在的台灣普篩,會不會太丟臉?!
母體不可知,普查也不會知道母體的狀況好嗎?最多只是採檢當下的狀況。普篩會造成需要多篩幾次的人失去篩選機會,卻讓一堆不用篩的人浪費掉了!
這些日子看一堆網路鄉民,談國家治理談,談國際關係,談防疫公衛,談民生物價,真心覺得,民主國家就是保障外行人瞎扯裝內行的言論自由!而對政治議題的表態,正好是讓非政治領域的其他領域專家現形的最好檢測儀。

逆社會觀察

連假出遊人潮 恐將成為未來防疫破口

By
on
2020-04-04

 
雖然比去年減少很多(新聞的交通流量說少了1/6),但還是看到有些趁連休出去玩,花蓮墾丁一堆人。
其實真的很危險,目前台灣並不是完全沒有本土感染,而且是找不到感染源的。
連假一堆人出去玩,接觸一堆不認識的陌生人,之後再回去上班上課,根本就是在玩交叉感染。
之前大家一直駡國外那些出去玩的年輕人跟大人,結果我們自己也是一樣?!
從現在開始兩週,大家就祈禱不會越來越多沒有感染源的本土確診案例爆發!
如果有,就不要再怪海外回來的,是非要出去玩的國人自己造成的。
待在家等到疫情過去真的很難嗎?
世界都在地獄裡了,政府都柔性的超前部署的如廁跐嚴峻了,很多人還是看不懂。
唉。覺得很擔心。
防疫政策是隨著疫情與物資不斷調整的,網路上一些統派或討厭蔡英文的極獨(嫉妒)派不斷拿之前跟現在的做法不一樣在鬧事。
之前我還可以說,反正防疫成果好不用甩他們,可是這幾天連假的人潮讓我開始擔心,某些超前部署摸黑的言論很快就會成為更加激烈的指控防疫不利的武器。好比說,普篩與封城。
早一點封城就不會一堆人跑去觀光區玩造成感染擴大,都是政府的錯。或是,早一點普篩有問題的潛在感染者就能揪出來就不會混入觀光人潮揪不會出事…
上述很難有效反駁,如果瘟疫在連假後真的開始上漲。
然後,如果瘟疫真的是人造生化武器,臥底台灣的共諜會不趁這波到處跑嗎?
當初沒能預先防範觀光區人潮爆滿一事,進行總量管制,例如看是從進出人口數,還是飯店的入住房間數進行調控。
總之,要想辦法了,因為萬一這一波真的僥倖逃過,沒有爆開,後面還有五一勞動節連假端午節等,然後,肯定會更多人跑出去玩,二月時我說過,萬一防疫太好的人民鬆懈會造成擴散破口,不幸言中,真的出現了一堆鬆懈者。
另外,呼籲政府不要再做我們防疫好棒棒的新聞了。我知道這有戰略考量,對媒體不斷推波助瀾,但是,反效果已經出現了,很多人驕傲了,鬆懈了,紛紛跑出去玩了,不覺得瘟疫對台有影響了。很恐怖。
防疫是全民的事情,如果都靠政府跟醫療系統,遲早會被不願一起承擔防疫責任的鬆懈國民的一時之爽所壓垮。
日後國外媒體可能會好奇,原本防疫第一的台灣後來怎麼垮了?嗯,原來是太有自信,驕兵必敗,碰到民俗連假紛紛跑出去玩…
這個時間點,武漢肺炎讓世界上的五萬人的性命提早消失,而人數還會增加,這還不算中共隱匿的人數。
新聞都是慘劇。
說實在,還能開心的出去玩也是很厲害,我就沒辦法,因為真實世界的薩諾斯才剛開始發威…,而我們並沒有時光機可以回到過去修正歷史,且正要開始承受世界史等級的戰爭傷亡而已。
積蓄能量,累積一切資源,設法活下來撐過去,而不是如常的以消費社會的形態過早耗盡能量,戰爭才要開始…。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莫讓教會成為瘟疫蔓延的破口 瘟疫蔓延時期的聚會

By
on
2020-03-31

 
 

 
前一陣子,武漢肺炎突然在韓國大舉流行起來,深入追查才發現,原來是大邱的(異端)教會裡出現超級感染者。已經出現徵狀卻還是繼續前往教會,於是造成數百名信徒感染。
已經有數百人感染的教會,卻仍不配合政府的防疫工作,隱匿會友名單,造成政府追查感染途徑困難,甚至傳出,大邱當地的防疫官員就是該教會成員,卻值到被確診才坦承,之前都隱匿身分不說,害得其他防疫組成員也得隔離檢疫。
或許你會說,那是異端教會,甚至是邪教,我們不是,我們是正統教會!
姑且不說瘟疫並不看人的身分攻擊(要不然古代許多正統基督徒就都能免於瘟疫攻擊才對),基督徒也會染病也會生病,並非基督徒就百毒不侵,瘟疫的擴散蔓延是和人的生活習慣、健康管理與群聚習慣有關。
無獨有偶,新加坡的其中一起群聚感染,也是教會爆出來的!
不容否認,台灣的都市中的不少教會,其群聚情況與大邱的教會類似,都是在相對狹小而密閉的環境中,湧入大量的會眾一起聚會。
當然,我相信各教會都有自己的防疫措施,畢竟沒有人希望成為瘟疫擴散的破口。
不過,有一點也值得深思,那就是過往太平日子的時候,我們也有不少人因為愛主,或教會欠缺人手,或是不敢違反某種默契下的壓力,即便已經很累了,甚至已經出現生病的徵狀了,也還是強打起精神上教會,甚至不光只是聚會,還投身服事。
教會中的過勞現象,說實話的確存在,熱心愛主的基督徒可以說周間忙世俗工作周末忙教會工作,終日忙碌不得閒。
到目前台灣社會因為政府防疫工作嚴實,加上運氣好,上帝看顧,還沒有爆出大規模群聚感染或社區感染,然而,從目前各國已經發生的情況來看,宗教生活中的人群群聚,的確是瘟疫擴散的破口。
最近社會上為了媽祖是否該維持遶境活動而有不少論辯,或許我們也該認真思考各種特會或大型佈道會的暫緩,甚至是主日聚會的分流分場,更認真的關心弟兄姊妹的身體健康,「不可停止聚會」在非常時期若堅守下去,也許成為造成他人困擾的狀態,或許我們應該更懂得權變,大邱的教會就是強制信徒打卡報到且動用輿論壓力讓沒來聚會的信徒屈服,才會造就即便生病都還是堅持繼續上教會因此造成瘟疫擴散!
敬拜上帝,是用心靈和誠實,兩三人聚集一起敬拜也是敬拜,不一定要在可能造成他人風險的時候還堅持上教會,這是保護自己也保護其他人,不要覺得反正我們只是回天家而太過輕忽此世的身體照顧,身體是神的殿,且我們不該因為自己的作為而造成他人跌倒,願我們能更有智慧的處理瘟疫蔓延時期的聚會生活。

逆社會觀察

防疫超英趕美 請對台灣多一點自信

By
on
2020-03-30

(本文發表於上報)
這次瘟疫爆發後,絕大多數台灣人都跟政府一起認真防疫,不過,有一小部分人,卻拼命唱衰台灣的防疫政策,從禁止口罩出口,到堅持疫調、不普篩,不風城,都有意見。
任憑官方怎麼解釋,他們就是不聽。尤有甚者,抓住官方解釋的語句,製作稻草人,寫出「如果封城…」的報導。
與政府不同調的異議者,我發現大致上有以下的類型:
第一、認為能提出跟不一樣的意見,就是監督政府。
第二、不同專家的防疫對策的流派之爭,專業人士的理論對策的流派之爭。
第三、統戰勢力在扯防疫後腿,怕台灣的防疫成功會讓更多人發現中國與台灣的不一樣。
第四、雖然也愛台灣但是更真心相信中國強大,害怕得罪中國會讓中國對台灣不利,相信臣服跪拜,不惹怒中國,討好中國,跟隨中國腳步走,才是台灣活下去的唯一方法。
或許是過去黨國教育中的華夏道統論述作祟,或許是親眼看過高速成長期的中國的表面富麗堂皇,意志被懾服,真心相信台灣不能抗衡中國(白色力量與知識藍支持者中有不少)。
第五、還有打從心裡不相信台灣,認為國外的做法比較好的人。認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國外都在做的事情,台灣應該跟著做(從眾姓)。
說實話,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更是台灣社會普遍存在的心病。
若不是此次瘟疫爆發後各國防疫的荒腔走板,我自己過去也經常落入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迷思。日本比較嚴謹,歐洲有豐富歷史文化,美國科技文明昌明…。
從殖民地時代不被允許發展主體性,到威權時代未經同意而逕自強加在我們身上的主體性,長年被壓迫,導致習慣性的自我否定。
當年台客文化崛起時,不少人都認為很粗俗,無甚可觀之處,直接援引歐美日的精緻文化與之對比,輕易地就否定了我們自己土地好不容易發展出來的文化幼苗。
或許是台灣當慣了殖民地,我們很習慣以負面否定貶抑的心態,看待自己社會長出來的東西,不若歐美日等國家,會從肯定自家土地經驗的角度出發,將之發展建構成系統性論述,甚至擴散到全世界去。
我是受西方社會科學訓練的人,十分推崇西方科學實證主義精神。這次瘟疫卻讓我跌破眼鏡,素來追求精確性與重視實證資料的歐美社會,卻被WHO與中國的假資料耍得團團轉,輕信WHO與中國,甚至根本逃避面對防疫,跟我過去在書中所學大不相同。
要說大外宣修辭,已經癱瘓了過去西方社會素來自豪的邏輯思辯與科學實證主義精神也行,跪拜人民幣而對中國擺出綏靖主義政策,不敢得罪中國也可以,甚至將少數還敢說真話的科學家硬是打壓下去,拆了西方現代性的根本,著實可悲。
撇開瘟疫是否是人為病毒,是否是中國刻意往外擴散不談,這次瘟疫讓我意識到,西方社會過去所宣揚的那些特質,至少在國家層級根本施展不出來,而企業組織就算有此能力,若沒了國家守住邊界,企業再強也無濟於事。
國家的主權並不如過去新自由主義派全球化論者說的,可以丟掉了。反而我認為,未來國家的主權會再度揚升,會開始設立一些邊界阻擋過濾外來訊息,太過無邊界的自由流通,並不是全然有利無弊的事情,這個下檔風險遠超過往太平時期所創造的利潤之總和。賺十年的榮景,經不起兩個月的摧殘而倒下者大有人在。
而如果說,國族認同發展有所謂的歷史關鍵時刻,此次抗疫之於台灣,很可能就是了!如果最後台灣守住了,國民全體的自我認同感將會大幅上升,對自己是台灣人的自豪與榮譽感應該會來到史無前例的高。此後,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會不斷攀升。
能夠有此成就,當然是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只要團結且隨時警醒,抱持憂患意識,可以挺過風浪。
不過,我認為台灣還有一件事情很急需去推廣與改變,那就放下殖民主義心態,好好正視自己的主體性的發展與建構,不要輕易地以其他社會的論述否定自己社會正在發生的事情,逐步捨棄外國月亮比較圓的想法,放下拿來主義,發展自己的論述,我們應該對自己更有信心一些,台灣會逐漸走出自己的路!
聖經中,年少大衛打敗了巨人歌利亞,大不等於強,小不等於弱,我們不要妄自菲薄,我們是小國小民卻是好國好民,且能對世界人類做出屬於我們的貢獻,想讓世界接納我們,我們得先肯定自己的存在有其不可取代的獨特性,不是嗎?我相信瘟疫過後,台灣會有很長一波的上升榮景等著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