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瘟疫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世界需要安息日

By
on
2020-07-06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疫情爆發之後,各國政府為了防疫紛紛祭出禁足或封城令,不少人也害怕被感染而減少出門活動。沒想到,當人類減少活動,動物們卻開始活躍了起來。各國都傳出原本少見蹤影的動物,陸續出現野生動物逛大街的盛況。像是在日本天性不怎麼怕人,愛在路上「趴趴走」的奈良鹿群之外,泰國海龜也紛紛上岸築巢。
泰國3月底因為疫情,關閉境內所有國家公園,連同穿行國家公園的道路也都關閉,結果出現大象在馬路上自在活動、冠斑犀鳥吃蟲,印度野牛愜意地吃草、髭羚在懸崖上休息的景象。有鑑於此,泰國政府正在研議,未來每年讓國家公園關閉三個月,雖然閉園期間沒有收入,卻能讓自然生態永續長存。
這次的瘟疫全球擴散,衝擊觀光餐飲產業,卻也讓人們更多時間在家煮飯與家人相處。平價、快時尚或高檔精品名牌業績崩跌,面臨經營危機的同時,卻也讓人們知道,原來不需要消費那麼多也可以活下去!當然,對受衝擊的產業與勞工的確不好過,所以政府也紛紛積極紓困,且希望盡早開城復工。不過,即便挺過瘟疫,或許我們應該認真思考,當下一次瘟疫再來時,究竟要如何面對大自然的考題?
近年來有地質學家指出,應該稱目前的地質世紀為人類世,因為如果未來的地質學家對目前的地質進行探勘,應該會發現,人類已經全面主宰地球、遍滿全地、支配並統治這個世界。然而,我們並沒有善用上帝創造的自然,我們建立了一個全年無休、24小時不間斷運轉的文明,以便利等各種說詞,讓地球配合人類的作息持續運轉。以占領土地、發展城市等理由,將其他物種驅趕到我們看不到的地方,獨霸全世界的資源。透過壓榨世界的方式建立起來的經濟成長,是將寶貴的資源運用在毫無必要的揮霍、浪費的消費與交易上以獲得短暫成果。例如,標榜便宜的快時尚,造就了穿沒幾次就丟棄的浪費,還有對勞動力的血汗剝削,卻由地球上的其他物種與生態氣候來承擔成本代價。
這次的瘟疫毋寧也是在告誡我們,人類文明不能繼續全年無休地運轉下去,高速運轉必然造成無法回復的破壞。此次瘟疫的重災區,一無例外全都是當代人類文明交流最頻繁且人口最稠密的都會區,瘟疫是種貿易病,會隨著貿易的頻繁往來而快速擴散。
人類必須回歸聖經的安息日與禧年的傳統,該休息的時候就要休息,不可強行勞動,因為這是上帝訂下的法則。我們的經濟生活必須在有安息日的前提下重新設計,人類也應該學習尊重並傾聽自然的聲音,雖是神賜的資源也要省一點用,平日的辛勞賺取不能一味的揮霍。多得的豐年,得先儲蓄荒年的不足。必須安息,讓地力與人力重新恢復,進入新的一輪循環。莫將消費主義那套揮霍、以豐盛或成功神學之名合理化。
上帝讓人類治理這地,不是來當獨裁霸主,而是與其他物種和平共存,讓地球能夠生意盎然地活出上帝所創造的美好見證。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社會安全網的破口,毋寧就是瘟疫的入口

By
on
2020-05-07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瘟疫爆發,一轉眼也過了三個月。
雖然還不知道需要多久時間才能結束,至少到目前為止,因為政府防疫團隊與國人的團結努力(雖然還是有極少部分人扯後腿),台灣的疫情還沒不至於像其他國家那樣大爆發。
甚至因為超前部署防疫物資,最近還能有餘力捐贈海外的重災區。
有些人感嘆選對總統,有些人感謝防疫團隊與第一線的醫護的努力。
雖然這次台灣的防疫工作真的做的很棒,不過,卻也還是可以從零星的一些本土感染案例看到一些問題。
扣除境外移入的感染者傳染給家人或朋友的案例,其他本土感染案例大多是我們社會中的相對弱勢,從白牌車司機、醫院清潔工,到非法移工、酒店小姐等等。
於是我在想,瘟疫的入口,也許就是社會安全網的破口。
再看海外其他疫情爆發的國家,西班牙與義大利的醫療資源嚴重不足,與過去十年的撙節政策優先砍社福與醫療預算不無關係。
原本上半場守得不錯,近來疫情卻開始飆高的新加坡,爆出感染的本土案例大多來自外籍移工群聚的宿舍。
迅速成為重災區的美國,長年以來為人詬病的高昂醫療花費與脆弱的醫療系統,使得瘟疫如入無人之境,幾乎沒有抵抗的餘地,就連第一線醫護都沒有防充足的疫物資。
還有不少國家的監獄,都成了瘟疫迅速蔓延的地方。
忘了誰曾經說過,「支撐文明的,是奴隸」,古希臘羅馬時代有奴隸,西歐的殖民主義時代則是黑奴,當代社會其實也有奴隸,只是換了一些好聽的說法,或是將之隱藏在你我看不見的地方,不令其能夠隨意出現我們出沒的生活動線。
奴隸不被囊括在社會安全網之中,平日被我們以法律或各種其他方式剝削勞動力與人權,直到瘟疫入侵人類社會,我們赫然發現,平日被我們排除在社會安全網之外的窮人弱勢一旦染病,竟然可以快速蔓延到整個社會,無人能夠置身事外。
瘟疫或許是不可抗拒的天災,但是,瘟疫的蔓延卻可能是人禍,因為我們輕忽了最小的一個弟兄的生活需求與照顧,放任其被排除與剝削。
記得台灣的非法外籍移工爆出確診案例時,陳時中部長說,現在當務之急是防疫,希望警政單位不要在這時間點去強力緝捕非法外籍移工,怕的就是這些非法外籍移工萬一出現生病症狀不敢尋求協助,結果成為瘟疫擴散的破口。
或許瘟疫過後,我們應該認真思考修補社會安全網的事情,讓窮人弱勢也被納入社會安全網,沒有人被排除在社群之外的社會,才是最能抵擋瘟疫或天災侵襲的社會,我相信也是主所樂意見到的一種團契!
幫助弱勢強化社會安全網,本也是教會的事工,之前靈醫會的神父發起募款捐贈義大利,短短時間內就獲得上億捐款的回響,不正是因為多年來靈醫會深入基層與弱勢,以天主之愛幫助窮苦人的一切,台灣人都看在眼裡嗎?
在患難的時代,看見教會的責任,往普天之下的窮人去,做隨時的幫助,Church Can Help,願我們每一個弟兄姊妹都能成為強化社會安全網的幫助!

書籍品評介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在地想出版

每個人都應該製作一張自己的未來地圖…

By
on
2020-05-06

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中,拿不少好萊塢過去拍的穿越時光電影開涮,嘲諷其中的時空論錯謬百出,接著抬出自己根據量子力學所設計的一套時空論與穿梭方法。
不知道大家看到這一段的時候,是否也發出會心微笑,然後,萌生「原來我以前都被那些電影騙了?」的感受。
問題是,你又怎麼知道復仇者聯盟提出的時空穿梭版本是正確的呢?
電影只是玩了一個論辯技巧,拿一些前人的論點與自己的論點做了一些巧妙的對比式鋪陳,且已經預先設定好了結論以及引導閱聽人接受的推論過程。

或許你會說,你並沒有被騙,你知道這些全都是假的,那麼,你知道真正基於科學論述所建構起來的時空穿梭論在講什麼嗎?霍金的《時間簡史》、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或《薛丁格的貓》在講的量子力學,到底在講什麼?
深入探究之後,也許答案不是那麼讓人感到愉快,其實我們並不知道基於現實的科學所提出的時空穿梭,以及,那些掛上科學知名告訴我們的論述,是否就不會再被修改?
別擔心,本文不是要談時空穿梭論的辨別,那個我也不是很懂,我們要談的是,我們腦中的知識地圖是哪裡來的?是否堪用?該如何補強或修正出一份相對健康或好用的版本?
開頭舉例,是想說明,我們腦中的知識,有很多來自暢銷的商業戲劇作品,很有趣且迷人,讓人很想相信,我們也知道未必全都是真的,但卻不自覺被影響且在日後的思考判斷時,不自覺地引用其中的觀點。
然而,錯誤的知識地圖,會引導我們走上不怎麼美麗的未來。
2020年,相信不少人都過得不怎麼愉快。截至目前為止,全世界至少有四十億人被禁足在家,其他沒被禁足的,也不是就安全無虞,只是國家無力或不響管制,遲早會爆出疫情。

有很多人覺得,2020年發生的事情是塔雷伯所說的《黑天鵝效應》。
實際上並不是,不少人在瘟疫爆發後,都在網路上看過比爾蓋茲2015年在TED的一個演講《下一場疫情爆發怎麼辦?我們還沒有準備好!》,當時他就提出類似的警訊,直指未來的人類會碰到瘟疫的衝擊而我們並沒有做好承受的準備。
甚至在比爾蓋茲提出警告更早之前,大概是我在讀大學的時候,也就是1990年代中後段,當時以及後來二十幾年,全世界出版不少未來學與環境保育類的作品,都將人類文明的不可逆點設定在2020年。
有些書預言2020年會爆發水戰爭(中國蓋水壩攔截湄公河的水,引發東南亞缺水危機,當年就有人預言了)、有些書預言了中東石油危機可能引爆戰爭,更多的書談到了極端氣候與全球暖化到了2020年會日趨嚴重,全球暖化的其中一個副作用是會釋放出人類無法承受的古病毒,造成人類重創。
其他還有一些當年預言今天會發生的事情,好比說根據人口統計圖預測富裕社會會逐漸進入少子化高齡化,高齡人口過多會造成社會的沉重負擔,年輕人太少無法承擔起社會運作的必要勞動力。
當年的許多預言,而今回頭看,都不幸言中。
說來算是幸運,我大學跟研究所主修的是社會學,且很早就對環境保育、新自由主義、風險社會乃至少子化等議題感興趣,多年來讀了不少書,認真的推估了未來可能會出現的世界樣貌。

因此,我很早就決定要脫離職場上班族身分,以Soho身分獨立接案工作,且早早捨棄了退休的想法,因為國家跟企業都不再願意承擔社會安全網的責任,無論樂不樂意,人都得靠自己想辦法活下來,因為我們活在一個得拚盡全力跑才能勉強維持在原地,這是《愛麗絲夢遊仙境》中很有名的一個寓言。
遺憾的是,多數人並沒有因為有人早早提出警告,就順利避開了本來其實可以避開的災難。
1990年代中期開始,雖然越來越多學者專家看見不久後人類社會會出現的災難,且不斷積極呼籲,無奈當時的世界已經進入市場經濟主導一切,政府逐漸退出干預,財團與跨國企業接手世界的運作,效率至上且成本外部化已經進入不可逆的高速運轉期,財團企業正因為解除各種管制而大賺不需承擔成本的容易錢,富人階級正積極掠奪中產與勞工階級的收入,貪婪的搶食著低垂的豐碩果實,財團用盡全力阻擋來自學界的呼籲與懇求(例如出大錢買下不利財團的研究報告或出版品的版權),不讓這些聲音有機會進入大眾的心裡。

也就是說,多數人腦中的《未來地圖》中沒有風險存在,只有烏托邦電影裡承諾的那些漂亮又便利的科技文明。
貧窮研究指出,一個人如果陷入貧窮,認知會出現閉鎖情況,腦力只會用在思索與解決眼前的問題,無法有餘力規畫未來(例如,儲蓄、做好財務規劃以脫貧對許多陷入貧困者來說是辦不到的難事)。學者發現,人會變窮並不是因為沒錢,而是因為認知沒有修正,就算直接給窮人一大筆錢,若腦中的認知沒有修正,很快就會揮霍殆盡,回到貧困的生活。
《未來地圖》的作者歐萊禮直言,人們「面對未知的事物,相對於簡單的套用舊地圖,經過訓練感知立和面對未知的開放態度,能夠讓我們繪製出更好的地圖。」
所謂的訓練,就是學習認識未來。這是約翰奈斯比推出《未來的衝擊》、《第三波》等作品,奠定了未來學的基礎之後,許多未來學家認真投入鑽研並希望讓更多人知道的事情。
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認真仔細思考未來,但不是沿用父母或學校給我們的舊模型,而是設法建構出對我們有用的未來地圖。為此,我們應該不斷思考以下幾個問題:
未來會是個能讓多數人幸福的好社會嗎?未來,我會/可以做什麼工作?未來,我會過什麼樣的生活?未來,我的生活幸福的機會高嗎?未來,我要怎麼提高自己的存活率與幸福的機會?我需要懂得那些知識或學會使用那些技術,防範哪些風險,才能讓我的未來更有保障?
歐萊禮提了一個思考未來,建構未來地圖的核心原則,「如果你想看到未來,你要看的就不是主流技術,而是要看那些處於邊緣的創新者。」
試圖理解未來時,要能找出未來世界運行的關鍵樞紐,什麼會是未來世界不可或缺的技術與能力,即便當下還不成熟還在開展,但假以時日如果技術成熟且使用成本大幅下降時,此一技術將能普及應用時,世界會發生什麼事情?
AI、機器人、演算法、區塊鏈…,最早開始有人談且投入的時候,世人多半是不看好甚至對其嘲諷,等到殺手級應用出現後,卻有認為其存在「理所當然」,本該如此,而紛紛投入。此時才跟著跳進去的人,遠多於早期,卻已經晚了,因為規則已經制定完成,未來地圖已經顯明。
簡單來說,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已經很多人選擇的事情不要做,要懂得另闢蹊徑,選擇跟別人不一樣的路,別輕易相信大家都相信的社會價值排序系統,要有自己的觀點跟判斷依據,不要人云亦云。
唯有站在這樣的角度思考,先放下個人的好惡獲當時主流社會價值判斷,假設未來已經降臨,反推回到現在,找出現在的自己可以且必須做的事情,或許能幫助我們擘劃出一張比較有用的「未來地圖」。

逆社會觀察

每一次的未知源與群聚感染 都是檢驗台灣防疫對策的考驗

By
on
2020-04-20

正面一點來看,磐石艦事件正是檢驗台灣防疫對策(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重視個人清潔)效果的一次機會!
扣除家庭群聚感染不談,這部分很難避免。
是否感染與擴散是機率與頻率相乘的結果。確診者與可能接觸者的互動時間,雙方的距離,雙方有沒有戴口罩,有沒有保持社交距離,有沒有身體接觸,當時確診者的病毒量…,所有的機率相乘,才是可能染病的機率。而且,過去許多研究已經告訴大家,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勤洗手可以大幅減少病毒感染。
就軍艦上長期相處,都不是百分百感染,真的不要每個人都跟著一起恐慌。
(附帶一說,九號靠港後開小差說,聽說是假消息,因為船根本沒放下梯子…)
我想觀察重點應該放在,當這些確診官兵在外面移動或定點停留時,究竟會不會造成傳染?
如果社會上大部分的人都落實個人防疫工作,戴好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
這件事情很重要阿,一如副總統大仁哥說的,我們還是得維持某種程度的社會生活,這次正式檢驗。
或者說,之前幾次查不出感染源的案件都沒擴大,清明連假也守住,其實也都是某種對我們所提出的對策的檢驗!
當然,不可能完全沒有感染,但如果數量很低且沒有大規模擴散,這代表我們只要養成防疫的好習慣,不要輕忽,是真的可以有限度的維持正常社會運轉。
這也能給過了高峰期的其他國家打氣啊?
這兩周就讓我們屏息凝神以待結果吧?!
再者,就算染疫,也不是都會變成重症,而且我們也有藥可以治療,目前的報告看起來效果都不錯。
綜合來看,目前台灣的隨機感染機率非常低除非是自己家人或好朋友確診且有較長時間近距離接觸又沒做好個人防護,要不然,真的不太可能釀成大規模傳染。
說真的,台灣接下了要做的是,率先建立一個有限度的社會生活的模型給全世界看。
徹底做好防護的情況下是可以進行社會活動,雖然不可能完全沒人感染,但是醫療與防疫物資夠的時候,可以有效控制。
這部分若能完成,會是建立人類史上一個完整的新的防疫典範。
超前佈署,口罩等必要防疫設備必須自產且禁止出口,不斷透過媒體進行衛教與公衛宣導…
既然地球不可能完全沒有病毒跟瘟疫,那麼,與其共存且將傷害降到最低是人類在這場戰役中必須找到的出路!
補充說明,台灣有很多中國網軍跟統派在見縫插針,煽動社會情緒,製造恐慌,我建議不要隨便說沒有根據的個人推斷或想像,避免成為被人帶風向造成防疫困難的幫兇。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患難時彼此陪伴 未來一起攜手轉型!

By
on
2020-04-18

 
陪伴與轉型,是瘟疫爆發三個月來,我先後領悟到的兩個概念!
一開始是陪伴,事件爆發之初,人心惶惶不安,人們需要有堅定的力量陪伴大家撐過!有能力的人,應該陪伴徬徨不安的人,度過這個難關!
政府的防疫團隊就是如此,每天開記者會,除了公布疫情,其實也是在陪伴人民度過危機。
每天盡力解說,讓資訊透明,避免讓有心人操作與分化,也是讓台灣社會安心,所以很多人已經養成每天追看記者會的習慣,且對防疫團隊產生莫大的信任。
透過每天的記者會,許多人產生一種政府正陪著我們一起面對問題的感受(資訊透明也是對抗資訊戰最好的做法)。
最近,我則是冒出了轉型這個新的想法。
瘟疫按下暫停鍵之後,應該不少人開始重新盤點眼下與過去的經歷,總結歸納,且思考未來。
無論是繼續原本選擇的道路還是轉走他途,都不可能沿用舊的模式繼續走下去,轉型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或許這也是政府積極打造各種防疫國家隊,各國政府開始準備將廠商撤出中國或撤回本國!
不只政府防疫如此,我們與客戶之間的關係其實也一樣,如何在這段時間傳遞出我們在這裡陪伴大家,有需要的話我們可以一起研商轉型方法,是很重要的功課。
外在風浪再大,日子再艱難,總要繼續過下去,那就得想辦法撐過內心焦慮,解決外在問題。
內心問題靠陪伴,外在問題靠轉型。
是以,總結出疫情期間可以做的事情,彼此陪伴,一起攜手轉型!